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九洲仙武录_ 第二百四十章 猜测-

时间:2021-05-26 11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沁柳涵川小说九洲仙武录 第二百四十章 猜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又似只有瞬间的功夫。

    花失容幽幽地醒转过来时,听到一道惊喜的叫唤声,“伙长,你醒了?”

    是周怀山的声音。

    花失容睁开眼,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:还好,没死!

    当时,真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。

    花失容双眼转动,打量四周,自己躺在床上,周怀山坐于床前,身处在一间独立的房间内,雪白的墙面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哪里?”花失容问。

    周怀山坐于床前,似乎想了想,才回答,“这儿是什么五什么司的制药室设立的‘医伤科’,军中受伤的军士都送往这儿来医治,大都缺胳膊少腿的。”

    “五世司。”花失容提醒周怀山。

    这名字,他还是听那个送他回易水营的军士安怀居口中得知的。

    周怀山“嘿嘿”一笑,“谁没事记那玩意?”

    说着,周怀山脸色一正,严肃地说道:“伙长,听救治你的医者说,幸好送医及时,加至你体质好,流了那么多的血,断了三根肋骨,而且,还伤到了内腑,换别人早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每日服用几粒右军特制的‘小还丹’,两天不到,你就苏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还丹”是三品初级疗伤丹药,较之“易疴丹”效果还要好,只是价格昂贵,普通百姓穷尽一生也无法购买一颗。

    花失容感觉到全身刺骨的疼痛,跟捡回一条性命来说,这点疼痛压根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听罢,花失容心中大感宽慰,“凶手呢?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怀山摇头,“听说你受了伤,任队正就让我们派人过来照顾你,我自告奋勇地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军部后院,戒备森严,不让随便乱走,再说了,我谁也不认识,也没法打听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房门被推开,申忌昕跟郑宏图走了进来,周怀山一看,立刻紧张地站了起来,怯生生地叫了声“将军”,便站得远远地,将病床留给两人。

    申忌昕脸色阴沉,走到病床前,盯着花失容,闷声道:“算你命大!再晚片刻,小命就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花失容裂嘴苦笑,“我只当是个毛贼,哪想到他会要人性命。将军,凶手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申忌昕脸色有些难堪,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花失容,“看清他的面容了吗?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那就是没有抓到了另一个蒙面人,花失容顿时明了,否则,申忌昕也不会有这么一问。

    花失容苦笑摇头,“他蒙着面,哪里看得到?我追进林中,哪想到他还有心思偷袭我。”

    听罢,申忌昕看上去很生气,脸色极差,面朝郑宏图,“监察司可有消息传来?”

    郑宏图立即通报,“监察司李副令史汇报,可能跟杀手联盟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杀手联盟?”郑宏图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郑宏图说道:“或许与先前追杀展护一事有关!”

    这事花失容知道,自己也参与其中,趁机击杀了“素女”跟黄元觉两人,易水营击杀另外一人,可以说,此次“杀手联盟”派出的杀手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引起“杀手联盟”的报复,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申忌昕却不认同,冷笑道:“会如此简单吗?”

    说着瞟了一眼周怀山,命令道:“你们先出去,我单独跟花失容谈谈。”

    郑宏图一听,便带着周怀山走出病房,并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申忌昕凑到花失容身前,俯下身子,盯着花失容的眼睛,“你觉得此事该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申忌昕的此番举动本身就透着诡异,花失容在心里猜测申忌昕的心思,然后,轻轻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申忌昕不动声地说道:“监察司的人在询问任子威时,他提到,两天前,他就发现有人潜入易水营中,好像在找寻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因而,他事先隐伏林中,就是想抓住此人。那天本来是个好机会,可惜被那人逃脱。”

    “寻找东西?”花失容愣愣地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申忌昕盯着花失容,“本来我也不知道,但蒙面人冲你下杀手,让我联想到,此事或许跟你真有莫大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花失容瞪大了眼睛,“此事跟我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申忌昕沉声道:“还记得在峰回岭,你吞吃的那一大堆灵丹吗?”

    花失容恍然大悟,忽地气愤地叫道:“将军是说,那小毛贼潜进营地没偷着,就铤而走险,想杀了我,再抢走灵丹?

    可是……武王前辈赠与我的灵丹,上次为了活命,我已经全部一吃完了,哪里还有啊?”

    花失容大声叫屈。

    申忌昕轻笑一声,“现场所有的人都知道,你当时为了救命,吃完了所有灵丹,可总架不住有些人不相信啊!心里总想着万一你还剩有呢?”

    花失容面现苦笑,心道:果然,有些人忍不住开始行动了。

    当即愤然地道:“将军,这好人难做啊!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,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传来敲门声,申忌昕皱眉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郑宏图推门而入,走到申忌昕跟前禀告,“李副令史刚才传讯,凶徒可能有两个以上。”

    花失容心头一跳,心道,监察司的人还真不简单啊,这么快就查出另一个蒙面人了。

    申忌昕站起身来,安慰花失容,“你安心养伤,这些凶徒,我定一个不少的将他们捉拿归案,交由你亲手处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跟着郑宏图离去。

    花失容知道,申忌昕此次来,看望自己是其次的,重要的是探询自己的口风,了解自己听到那些灵丹时的反应。

    唉,财帛动人心,更何况是珍稀的灵丹妙药?

    这些大佬们,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城俯之深,岂是花失容能猜得透的?

    不好对付啊!花失容内心里发出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两天后,花失容再次领教了这个大陆灵丹妙药的功效,原本命悬一线的伤势,吃了两天“小还丹”后,基本就复原了。

    当天,花失容就跟周怀山回了易水营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次刺杀事件后,岚峰山中加强了警戒,堂堂天宝府八大势力之一的右军,居然被人摸进腹地,还刺杀了军士,传出去,不被其他势力耻笑死?

    听周怀山说,申忌昕动了大怒,将监察司的大小官员狠狠臭骂了一顿,尤其是负责岚峰山安全职责的军官,集体降职一级,罚俸三月。

    回到易水营,自然又是一番被伙内弟兄安慰。

    花失容这才知道,易水营的教官还没有就位,严千里也很少呆在营中,不知在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花失容才有空闲时间去察看空间戒指中的那个蒙面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天,花失容趁着帐篷内无人,将精神力探入空间戒指,解开蒙面人的面巾,是个中年人,面白无须,一袭雪白劲装之下,是一套华丽的绵衫,看起来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找到此人的百宝袋,翻开一看,除了一面腰牌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看到这面腰牌,花失容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:杀手联盟!

    盾之形状,刀剑交叉的图形,血红色的祥云花纹,一个相同的“初”字,这样的腰牌,花失容已有两块。

    一块是那个叫“素女”的女杀手的,另一块是黄元觉死后留下的,现在,它们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花失容的空间戒指中。

    相同的腰牌,不同的杀手,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花失容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花失容知道,申忌昕猜错了。

    要取自己性命的不是因为灵丹妙药,而是因为自己救助了展护,得罪了杀手联盟,因而被惦记上了,现在,人家上门报复来了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花失容郁闷之极,被杀手联盟盯上,这以后还有安宁的日子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就听得帐外有人叫道:“任队正,你来了?”

    花失容将精神力退出空间戒指,就看到在周怀山的陪同下,任子威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刺杀事件已过去了数天时间,任子威也恢复了其队正的正常状态,完全没有了那天被火符攻击后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任子威一进到帐篷,便展开笑容,笑呵呵地,“失容,看到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花失容跟任子威两人之间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,之前的不愉快,不过是少年之间的意气之争。

    这会儿任子威上门探望,花失容也欣然接受,两人相视之间,一笑泯恩仇,算是关系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任子威轻叹道:“若是司徒长官跟严长官在营中,怎么可能发生这种入营偷窃之事?那蒙面歹徒明知逃不脱的情况下,还敢杀人行凶,当真穷凶极恶!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花失容听罢任子威的感慨,心头忽地一亮,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花失容问任子威,“追捕凶手一事,目前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任子威摇头,“像凭空消失了一般。至今在岚峰山中,明哨、暗哨加强了不少,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。”

    任子威还在安慰花失容,可花失容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,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,一件他不愿相信的事实:那个逃走的蒙面人,就是右军内部之人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